當前位置:市場>深度

2019年度特稿

手握黃金才是“硬道理”

--2019年央行黃金儲備“十連增”凸顯黃金戰略價值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1-19作者:畢雁飛


  2018年12月以來,至2019年9月末,中國央行連續10個月增加黃金儲備,共增持黃金340萬盎司(約105.75噸)。黃金作為大類資產配置中的一種,因其獨特的性質,具有商品、貨幣和金融多重屬性,能夠起到避險和金融穩定器的作用。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在貿易摩擦、地緣政治事件此起彼伏的情況下,央行不斷增持黃金,主要是優化我國國際儲備、保障金融安全、為人民幣國際化做支撐的一種戰略選擇。

 

  黃金是一種極端情況下“壓箱底兒”的“救命錢”,對老百姓來說是如此,對國家來說亦是如此。

  雖然在大多數時候,黃金都是作為儲備放在央行而不會被挪用,但是當國家選擇黃金作為儲備資產時,一定是考慮到黃金的流動性。黃金是一種流動性好、變現速度快且變現市場巨大的貴金屬。

  黃金應該作為一項獨立的、特殊的財產被投資者購入,讓黃金占總資產配置的5%~10%最為合適,同時模仿我國央行,對黃金擇時機分批次購入,使之成為資產配置的“壓艙石”。

 

  伴隨著2019年國際黃金價格的不斷上漲,我國央行黃金儲備“十連增”受到了諸多業內人士的高度關注。自2018年12月開始,到2019年9月,我國央行黃金儲備量實現“十連增”,從5924萬盎司(1842.57噸)增至6264萬盎司(1948.32噸),增儲幅度達5.7%。

 

  黃金增儲的戰略意義

 

  “各國央行正在持續性增儲黃金,是2019年黃金行業的突出現象。在這一年里,各國央行更加關注本國儲備資產的多樣化,不再側重儲備美元。這反映了一個國際大趨勢。”世界黃金協會中國區董事總經理王立新說,“央行進行黃金儲備,最大的目的是用于防范特殊的金融風險。”

  王立新表示,隨著經濟發展、社會進步,金融風險是必然存在的,其對經濟、市場的潛在破壞力也是巨大的。特別是對正處于新興市場國家來說尤為值得關注。

  當今,隨著投資成本飛速增高,很多金融投資者在追求高回報的同時,容易忽略隨之而來的金融風險。幸運的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及其引起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對我國經濟的影響遠小于其他西方國家。

  我國經濟體制下的宏觀調控化解了諸多金融危機、風險,為投資者保駕護航。而增加黃金儲備是被展示在大眾面前相對安全的措施之一。黃金保護著我國的金融安全,維系著我國的貨幣信用。

  這讓人不禁回想到一個曾經發生過的極端案例——委內瑞拉債務危機。

  20世紀初期,委內瑞拉因連年內戰,生產衰退,債臺高筑,無力償還,其主要債權國德、英等國要求還債,最終委內瑞拉以其關稅收入償付部分債款。

  “如果當時委內瑞拉擁有一定的黃金儲備,那么政府可以出售黃金,或作為抵押向國際商業銀行貸款以緩解債務危機。”王立新說,“黃金便是一種極端情況下‘壓箱底兒’的‘救命錢’,對老百姓來說是如此,對國家來說亦是如此。”

  “中國、俄羅斯、印度、土耳其等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增加黃金儲備數量明顯,其主要原因是美國的金融霸權引起了新興市場國家的高度警惕,從而在外匯儲備中實施去美元化,各國紛紛將部分美元資產置換為黃金。”金雅福研究院首席分析師錢源源說。

  無獨有偶,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曾表示,央行增儲黃金是從戰略角度對國際儲備的再平衡,是央行進行多元儲備戰略的具體體現。“央行增儲黃金的時機選擇得正確不正確、好不好,可以由歷史去評價。”

  而2019年黃金金融市場的諸多事件,則一一印證著黃金的重要性愈加凸顯。

 

  黃金重要性日益凸顯

 

  “各國黃金回家”無疑從正面顯示著我國央行黃金增儲是一個正確決策。各國在黃金增儲的同時,紛紛想要抓緊時間將儲蓄在其他國家的黃金運回本國央行,以應對“不時之需”。

  2017年,荷蘭運回存放在紐約的122.5噸黃金,奧地利計劃運回海外黃金儲備,墨西哥計劃運回以非指定金條賬戶方式寄存在英國央行的30噸黃金;2018年,匈牙利決定將存放在倫敦的黃金運回布達佩斯;2019年,波蘭從英格蘭銀行購入100噸黃金,并分8次將金條空運回本國,同時,德國也順利將其存放在法國、美國的黃金運回德國。

  那么,黃金儲備對各國央行到底意味著什么?各國又為何要不斷地將更多的黃金“牢握”在自家央行手中呢?

  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山恩說:“央行增加黃金儲備就是給自個兒家的紙幣買了‘保險’,保險的份額高了,自然就提高了國際上對這種紙幣的信心。”

  在國際如此,在國內也是如此。在人們的傳統認識中,黃金代表的是絕對財富。絕對財富越多,對本國紙幣價值的保障便越大,降低了風險。但是,紙幣與黃金儲量之間并不是直接的掛鉤,更多的是一種文化影響。

  劉山恩表示,目前國家儲備大量黃金主要是作為一種保險手段,“為的就是國家在萬不得已時,有黃金可用,有結算手段,因為黃金可以代替美元結算,受到了各國的認可。”

  王立新認為,雖然在大多數時候,黃金都是作為儲備放在央行而不會被挪用,但是當國家選擇黃金作為儲備資產時,一定是考慮到黃金的流動性。黃金是一種流動性好、變現速度快且變現市場巨大的貴金屬。

  但是,國家進行黃金增儲,不僅僅是因為黃金作為“硬通貨”受到了各國的認可,同時也是因為老百姓的高度認同。

  “其實咱中國的老百姓,在對黃金還是非常在意的,從骨子里便是如此。”王立新說,“在過去千百年里,政權更迭,貨幣已經換過很多次了,通貨膨脹,錢幣貶值,在古代也時有發生。但是黃金仍是一成不變的,老百姓從骨子里便對黃金這種特殊資產有著強烈的信任感。”

 

  黃金增儲的借鑒意義

 

  在王立新看來,我國央行自2018年12月至2019年9月對黃金進行了接連10個月的增儲,這樣的國家策略同時也為投資者提供參考。

  “國家都把‘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作為我國外匯儲備的戰略決策了,老百姓還沒看懂這個道理?”王立新認為,投資者應該在國家增儲黃金的過程中,有所借鑒。

  2019年,是充滿機遇與挑戰的一年。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國央行黃金儲備創下6264萬盎司(約1948.32噸)的新高。

  2019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國家審計署原副審計長董大勝便很看好2019年黃金的走勢,“作為貴金屬,黃金具有稀缺性。隨著信用貨幣的泛濫和貶值,從長遠來看,黃金可以升值。”

  確實如此,2019年的黃金價格一路飆升。國際金價從2019年1月1日的每盎司1280.91美元,到6月5日的每盎司1330.92美元,再到9月4日的每盎司1550.8美元,最后12月31日國際金價以每盎司1514.77美元收官,年內最高漲幅約為21%。

  “凡是在2019年初買了黃金的,到了年底了再賣掉,會大賺特賺。”王立新表示,黃金應該作為一項獨立的、特殊的財產被投資者購入,讓黃金占總資產配置的5%~10%最為合適,同時模仿我國央行,對黃金擇時機分批次購入,使之成為資產配置的“壓艙石”。

  這與央行進行黃金儲備在一定意義上道理相通:黃金是一種不適合短期變現、炒作的投資工具,而應該更多的從長期回報、資產保值和抗風險的角度去持有黃金。

56.9K
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闲来广东麻将精华版 正规分分彩app 欢乐捕鱼人内购破解 八闽福建麻将安卓版 北京赛车pk10官方 深圳明道配资正规吗 扑克的玩法 英超积分榜2018一2019 波克棋牌怎么样 互联网哪个平台最赚钱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娱乐棋牌大厅下载 意甲联赛c罗 欢乐岛棋牌游戏 中特十二码资料大全 紫幻河南麻将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