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欄>評論

“聚焦資源安全戰略系列訪談”

礦業“春天”或許就在2021年

--專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毛景文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1-21作者:許勇


  廢除“35號文”,讓我國礦業在正確的軌道上運行,在中國工程院院士毛景文看來,是我國礦業走出“寒冬”的重要一步。當前,在全球礦業有所復蘇的大背景下,我國礦業在處理好環保與開發關系、扭轉找礦思路的基礎上,將迎來發展的“春天”。

 

  自2013年以來,礦業“寒冬”已是業界共識。而近年來,國家出臺的一系列政策法規,似乎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現狀。我國地勘投入持續下降,礦業發展面臨極大挑戰。

  礦產資源作為我國工業發展的基礎,礦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為此,《中國黃金報》記者專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毛景文,希望通過院士的把脈,讓我國礦業的“春天”早日來臨。

  “雖然當前我國礦業形勢依舊嚴峻,但是在礦產資源法把‘35號文’廢掉、國家像解決‘豬肉漲價’一樣解決了環保問題后,我國的礦業形勢就會發生轉變。”毛景文說。

  在毛景文看來,這個時間不會太久,或許就在2021年。

 

  “35號文”亟需廢除

 

  “其實國外礦業形勢在2016年就已經反彈復蘇了,表現為礦業投資的增加。但是中國仍然處于持續下降的趨勢,而‘35號文’是主要原因,必須盡快廢除。”毛景文一針見血地指出。

  “35號文”是指2017年財政部、國土資源部根據《國務院關于印發礦產資源權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制定的《礦業權出讓收益征收管理暫行辦法》。辦法針對“礦業權出讓收益”如何征收制定了具體措施。“35號文”一經發布,就在我國礦業界引起軒然大波。2019年,中國工程院35名院士聯名寫報告給國務院,反映權益金問題,希望國家按照礦業實際情況對權益金制度作出修改。毛景文亦對“35號文”持反對態度。

  毛景文說:“投資有風險,剛勘探完就要交全部資源儲量的權益金,而且要一次性交完,這讓許多礦業企業難以承受。比如說,一個金礦經過勘探后獲得資源量100噸,實際上能開采的可能只有80噸,但是必須要繳納100噸的權益金,這顯然是不合理的。”

  此外,毛景文強調,“35號文”的不合理之處還在于礦業權是可以轉讓的。但是,由于礦業企業早已經繳納了全部的權益金,如果轉讓礦業權,剩余資源的權益金就等于白交了。礦業企業也因此難以有轉讓礦業權的操作。這相當于把企業與礦山綁到了一起,非常不利于礦業市場的發展。

  “必須要廢掉‘35號文’,這樣我國礦業才能在正確的軌道上運行。”毛景文說。

 

  環保是個管理問題

 

  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提出以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環保政策,如自然保護區礦業權退出、《關于劃定并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的若干意見》、《環境保護稅法》、九大行業綠色礦山建設規范等。礦山的環保工作成為越來越影響礦業發展的重大問題。

  毛景文認為:“環保優先是對的,但是不能簡單理解為要對所有的礦山都得‘一刀切’。”他指出,遠古時期都是綠水青山,但是那時的人類社會處于刀耕火種的時代,為了狹隘意義上的環保放棄發展顯然是錯誤的。

  “如果地方政府對環保進行‘一刀切’、環保政策沒有邊界,使得礦山企業無法生存、礦業無法發展,那么就是矯枉過正。”在毛景文看來,環保其實是個管理問題。有了具體的環保標準,礦山企業要做的就是通過管理實現環保達標。

  最近一段時期,自然資源部連續出臺了《綠色地質勘查規范(征求意見稿)》《中華人民共和國礦產資源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關于探索利用市場化方式推進礦山生態修復的意見》等文件,讓我國礦業的環保標準更加全面、規范。毛景文認為,這體現了國家對于礦山環保工作的重視。同時,他也希望通過制定更多的標準規范來推進礦山環保的管理。

  據毛景文介紹,國外也是非常重視環保問題的。為了抵消環保投入,對于很難獲得高額利潤的中小型礦山,他們大多選擇不開發。即使是已經開發的礦山,國外礦業公司也是根據礦山所處的實際環境,選擇不同的環保管理模式。“例如,位于沿海地區的礦山,環保管理很嚴格;位于沙漠、戈壁灘地區的礦山,他們會遵循自然規律,覺得沒必要在這里建綠色礦山。”他說。

  自2016年埃爾拉多黃金公司退出中國以來,目前沒有一家在中國境內投資黃金礦業的國外企業。在毛景文看來,這其中的主要因素是環保政策的日漸收緊。同時,這也是埃爾拉多退出中國的重要原因。毛景文認為,生態環保和礦業開發不能矛盾對立起來,而應該通過管理,實現環保與開發的和諧統一。

 

  更應重視淺部資源勘查

 

  我國許多大宗礦產對外依存度很高。資料顯示,2018年中國的石油對外依存度突破7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0%,鐵礦石對外依存度在80%以上。與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節能環保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相關的鈷、鎳、鈹、鋯等17種礦產是我國所短缺的。這17種礦產的國內產量供應遠小于需求,需要通過國際市場解決。鈹、鋯更是中國嚴重短缺的礦產,資源少且潛力低,國內消費80%以上的鈹和97%以上的鋯均來自國際市場。雖然中國鋰資源比較豐富,但由于需求增長過快,國內供應遠遠無法滿足需求,70%以上依靠進口。

  在毛景文看來,為了我國礦產資源安全,應該大力推進地質勘探,但我國在地質勘探方面存在著誤區。一方面,不應該進行深部找礦,因為深部資源開發成本高、風險大、技術要求高,許多礦種的深部資源沒有開發的價值。“礦產資源是在現代經濟技術條件下,可以開發利用的礦物或有用元素的集合體,不能帶來利潤的就是廢石。”毛景文說。我國許多的金屬礦都在1000米以深,但是只有部分大礦、富礦才能開發利用,因此深部探礦毫無意義。另一方面,毛景文表示,地表仍然有找礦潛力。在國外,勘查人員大量用航空遙感無死角地對地表進行勘查,而一般不進行深部找礦。“國內因為深部找礦的誤區,對于航空遙感需求很低,造成我國無法實現地表的無死角勘查,實際上淺部還有大量的區域沒有勘查清楚,這里才應該是地質找礦的主要方向。”毛景文說。

  他認為,我國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不存在大宗礦產資源不足的情況,但是這需要轉變深部找礦的思路,將找礦方向轉向淺部。

56.9K
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娱乐棋牌开发 股票如何买短线 天津麻将素捉五本 个人网站如何赚钱 篮球突破技巧 辉煌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三中三二中二精准资料 短线炒股群 广东南粤36选7开 股票申购流程 星悦福建麻将ios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 捕鱼大师1比1现金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下 22选5带坐标走势图 股票开盘前五分钟